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琦琦……”

    直到一声略带不满的提醒从电话里传来,凌琦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陷入了沉思。

    “抱歉,有什么事吗?”

    回忆被打断,凌琦心情不好,语气自然也不好。

    她现在连和萧家人虚与委蛇的心思都没有。

    今生初见的时候,萧振业尽管也流露过惊艳神色,可因为当时她不但有战谦言做后盾,还有陆家的背景,萧振业自然不敢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但前世造成她噩梦的罪魁祸首,让她没有办法不在意,也没办法不恨。

    没发生,不代表他就不该死。

    “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说,想问问你方不方便……”

    并不受凌琦冷淡的态度影响,萧婷婷的声音又再次热络起来。

    凌琦皱眉,“不方便。”

    “啊?”

    大概没想到凌琦这么不客气,萧婷婷楞了一下。

    在凌琦不耐的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她才勉强压下火气,软声请求,“你是不是因为之前新闻的事情?我认识林阿姨真的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

    琦琦,你相信我,见个面听我解释好不好?”

    “我现在不在帝都。”

    凌琦靠在沙发上,揉揉后腰。

    虽说孕期还早,但坐久了腰还是会不舒服。

    “我知道你在Z市,刚好我也在,所以才想说让你出来说说话。”

    “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无论你和谦言的妈妈认识是个意外还是有心为之,都和我没有关系。

    萧婷婷,你不用装作无辜的样子,我和你之间甚至连亲戚关系都不是,强拉成姐妹关系,你不觉得可笑吗?”

    想到萧振业一家,凌琦就忍不住一阵阵的上火,出口的话自然更是毫不客气。

    电话里顿了半刻,毫无预兆的挂断了,显然对方气的不轻。

    凌琦好心情的勾起唇角,萧婷婷不痛快她就痛快了。

    难怪那么多人想当坏人呢,气人的感觉确实不错。

    把电话拿开,凌琦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红糖水。

    医生说她有点贫血,战谦言就给家里买了各种红糖花生红枣黑芝麻桂圆之类的,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

    甚至还有两只专门从乡下弄来的乌鸡。

    她享受战谦言对她的在意,但对这些东西敬谢不敏,只偶尔喝一碗红糖水,或者战谦言给她炖的乌鸡汤。

    她要真顿顿吃那些补血的东西,不上火才稀奇了。

    惬意的喝了一口红糖水,凌琦坐到阳台上的吊椅上晒太阳,只觉得从里到外都是暖的。

    轻松舒适的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再次被电话铃声打断。

    凌琦把红糖水的杯子放在白色藤桌上,起身去客厅拿电话。

    看到仍是之前那个号码,没有皱了皱,水润的唇轻抿一下,按下接听,才又回到吊椅上坐着。

    正好她无聊,听听萧婷婷要怎么忽悠她。

    之前都气得挂了电话,这会儿又打过来,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了。

    电话接通,她不急着出声,对面也静寂无声。

    片刻后,还是萧婷婷沉不住气,出声喊了一声,“琦琦?”

    “萧小姐还是叫我凌小姐吧,叫这么亲热你不恶心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