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战谦言锐利的眸扫过杜茵桐。

    垂眸,看着面前少女纯净中带着些许委屈的杏眸,以及微微嘟着的柔嫩红.唇,莫名的,就想到了昨晚她强吻自己的画面。

    似一缕春风拂过,心底深处竟掠过一抹异样。

    接过言漫漫手里的行李,他淡声道,“你是住我家,除了我,任何人的态度都不重要。”

    “……”

    杜茵桐脸色顿时一白,放在身侧的手缓缓攥紧……

    打开门,战谦言提着言漫漫的行李径自进了次卧。

    言漫漫想跟进去,却被杜茵桐挡住。

    她挑眉看着面色不善的杜茵桐,扬声道,“杜阿姨,你挡住我的路了。”

    “你……”

    杜茵桐咬牙把声音压到最低。

    村姑就是村姑,以往那些接近战谦言的女人被威胁时,哪里敢当面说出来。

    一个个演得比她还好。

    “漫漫,我们去沙发那边坐着等谦言出来。”她深吸口气,自己的形象可不能被这个村姑破坏了。

    “我要去看看我的房间。”

    言漫漫不会给一个上一世害死自己的女人任何面子。

    一把推开她,走进次卧。

    “我可以自己布置房间吗?”

    说是次卧,可除了一张床和窗帘,根本没有其他东西。

    “当然,想怎么布置随你自己。”

    杜茵桐在外面喊战谦言,他看她一眼便走了出去。

    言漫漫没有跟出去,而是打量着房间,既然要住下来,那就按自己的喜欢布置。

    客厅里,杜茵桐娇柔的声音隔着半开的门口传进来,多数时候都是她在说,战谦言在听。

    言漫漫记得,上一世杜茵桐也是战氏集团产品的代言人。

    只是不知道,是从这个时候就开始了。

    过了一会儿,战谦言来到房间门口,“我要去一趟公司,一会儿我的特助凌希会把你的东西送过来,你要是去哪里,就让他送你去。”

    说到这里,他话音微顿,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金卡递给她,“想买什么,就刷这张卡。”

    “算我借你的,以后我会还你。”

    言漫漫眸光坦然的直视他,轻抿了下唇瓣说。

    “谦言,要不让漫漫去我家住吧,我家有房间。她是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

    我没有兄弟姐妹,正好漫漫可以给我做伴。”

    杜茵桐来到战谦言面前,目光扫过他手中的黑金卡时,眼底闪过一丝羡慕和妒忌。

    言漫漫不过是一个陌生人,他居然给她黑金卡。

    这让杜茵桐心里很不舒服,若是真要照顾言漫漫,给她钱花,她宁愿言漫漫花她的钱。

    而不是战谦言的钱。

    “她不是我妹妹,是未婚妻,住在你家不方便。”

    战谦言侧目看她一眼后,淡声纠正她的话。

    杜茵桐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的暗淡下去。

    望着战谦言的眼神满是受伤,他明知自己喜欢他,明知只有像她这样环境长大,受过各种培训的名媛淑女才配得上他。

    却要来伤她的心,说言漫漫是他的未婚妻。

    深吸一口气后,杜茵桐极力维持着优雅,温柔地说,“谦言,漫漫还是小孩子,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她刚从乡下来到S市,肯定各种不习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