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好看,也想摸,范莹,你这钱包咋搁进去的!”周晓东咧开嘴傻笑着,俩人又在商场里逛了逛,范莹最后选好了想要的,一股脑的都挂在了周晓东身上。

    周晓东成了衣服架子,苦着脸,被范莹牵着在商场里招人侧目,好像在游行一般。

    “抢劫了!”一声凄厉的喊叫在身后响起,本来都要出商场大门的俩人不禁回头一看。

    一个黑影忽的冲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张牙舞爪,不断咒骂哭诉的妇女,还没看清楚是咋回事,那个黑影冲到了周晓东跟前,猝不及防跟他撞到了一起。

    “草,你个狗逼。”那人骂了一句,爬起来继续跑,怀里紧紧的揣着一个皮包。

    周晓东被撞得仰天栽倒,怀里的衣物鞋子都散落了,连抢劫犯都这么嚣张,这让周晓东肝火大冒,今天也不知道犯的哪门子冲,到处受气。

    他爬起来,顾不得地上的东西,朝着那个小偷就追过去了。

    “晓东,晓东。”范莹反应过来的时候,俩人前后追逐着已经跑远了。

    “艾玛,累死我了,抓住那个畜生。”那个妇女经过范莹身边的时候就停下了,嗬嗬的喘着粗气,肥胖的脖颈上,圈着一圈粗粗的金链子,看来是个富婆了。

    能追出来这么远,对她这个体型,倒也难得了。

    范莹把地上的衣服收起来,嗔怒的看了一眼身边这个肥胖女人,要不是她,俩人都出了商场,往家里走了。

    好死不死的给填什么乱啊。

    商场的保安听说抢劫,赶了过来,还报了警,只是,哪里还有抢劫犯和周晓东的影子?

    “都怪你,瞎添乱。”范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呆在保安室,正对着那个妇女发火。

    “姑娘,我也不想被抢啊,哎。”妇女啪的坐在了椅子上,木椅嘎吱着摇晃起来,发出愤怒的。

    看的范莹直瞪眼,这尼玛的别给人家坐碎了!

    “咳咳,姑娘啊,你长的真俊,有对象没?我儿子正好还没娶媳妇,要不,你去俺家瞧瞧?放心吧,彩礼肯定少不了你的!”妇女对自己的财力似乎很有信心,把桌子拍得咣咣响。

    “你轻一点,别给拍坏了!”看门的老大爷端着茶杯,无奈的说了一句。

    “坏了老娘赔,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妇女拍着自己的肚皮,上面的肥油乱颤。

    “刚才那个就是我对象,你别指望了!”范莹看的直反胃,这他么的是什么极品。就这股子得瑟劲儿,不抢你抢谁!

    范莹在商场急火火的等着警察处理,可是,乡里派出所出警也是需要时间的。

    周晓东追着那个家伙一直到了一条小胡同,饶是体力充沛,也累的气喘吁吁。

    那人一看被堵进了小胡同,前面是一条死路,转过身,对着周晓东说道“大哥,我跟你无冤无仇,又没抢你东西,你犯得着这么追我吗,都撵过几条街了,生活都不容易,哥们靠着这点钱买米下锅呢!”

    “我不拦着你,把手里的包放下,你就可以滚了!”周晓东缓过了力气,冰冷的说道。

    “大哥,你这话就没意思了,你真的不打算放我走?”那人急了,周晓东的身后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里,再磨蹭一会儿,就没法走了。

    “不行!”周晓东伸出手指冷酷的摇了摇。态度很坚决。

    “那就别怪我了,小子。”那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狰狞着走近。

    周晓东也不客气,从墙角抄起一块硕大的板砖,掂在手里,有着一种板砖在手,天下我有的豪迈。

    一寸长一寸强,只要他敢过来,非得把他脑门拍花不可。

    那个抢劫犯身子一哆嗦,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就像吃了几万只死苍蝇一般。

    “来啊来啊,来捅我啊。”周晓东呼喊着,好像他成了抢劫犯。

    “你们俩,怎么回事?”一个清冷的声音,在周晓东身后响起,带着几许威严,和不容抗拒。

    一阵风儿从周晓东的脸上拂过,一位穿着警服的,袅袅婷婷的站在他身边,冷冷的盯着他手里的板砖,“把家伙扔了!”

    一身充满正义感的警服,包裹着豪放的润圆,上面透着点点惹眼的肉色,腰比较宽,两跳丰满的大腿,一看就充满了力量,一米七的身高,也几乎跟周晓东比肩了,警帽下,是一张迷人冷的俏脸,眉毛浓密,带着好看的一点弯度。

    眼眸很亮,有些凶厉,琼鼻高耸,下面覆盖着的薄唇,一阵特殊的香气儿,悠悠然钻进了周晓东的鼻尖。

    他用力的狠狠的吸着,肺腑里是满满的舒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