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

    灯光下,小团子的脸蛋泛着莹润的光泽。

    水汪汪的眼眸,此刻没有丝毫困意,专注的瞅着容隐。

    容隐刚洗完澡出来,本以为她睡着了,没想到,又醒来了。

    “小团子,怎么醒了?”

    擦拭头发的动作一顿,放下毛巾,他快步来到床畔。

    小团子顺势扑进他张开的怀抱里,嘴里咕哝,“小团子以为爸爸也不要小团子了……”

    一句话,令容隐倍感心酸。

    摸着她的小脑袋,容隐爱怜的道,“爸爸怎么可能不要你呢?爸爸不是告诉过你么,爸爸永远爱你。”

    “拉钩。”

    小家伙伸出了小手,作势要跟他拉钩才行。

    一觉醒来,不见爸爸,她以为爸爸跟妈咪一样,都不要她了。

    这会儿,真是缺乏安全感的时候,非要用自己的方式来确定他真的不是在骗她才行。

    “好,拉钩。”容隐伸出手,跟她拉钩。

    小团子这才抿唇一笑,脑袋埋进他怀里。

    “困不困?”

    怀里的小团子摇头。

    “那陪爸爸吃点宵夜,好么?”

    忙到这么晚,胃又痛了,他需要吃点东西才行。

    餐厅里,小团子晃荡着两条小短腿,双手托腮,萌哒哒的喊,“爸爸,你好了吗?”

    “快了,再等一会儿。”

    “小团子饿饿……”

    “马上就来。”

    不一会儿,容隐端着托盘,两碗刚出锅热气腾腾的面,端上桌了。

    小团子的专用儿童碗和儿童筷,放在了她面前。

    容隐在她身边坐下,摸着她的脑袋,问:“要喝牛奶还是果汁?”

    “要喝果汁。”

    “爸爸去给你拿。”

    端来两杯果汁,父女俩才开始吃宵夜。

    小团子学会自己用筷子了,虽然还不是很熟练,但也能缓慢的吃上一两口了。

    容隐吃了面,侧头,看着用筷子卷着面条玩的小家伙,眉梢微挑,“不是说饿么?”

    被拆穿了,小团子抿唇羞涩一笑,食指和拇指比出一点点的距离,“一点点饿。”

    吃了宵夜,小团子拉着容隐的手,把他带到沙发上。

    她手脚并用的爬上沙发,把自己白天没拼出来的拼图推到他面前,期待的瞅着他,“爸爸,你可以帮帮小团子吗?”

    “没问题。”容隐捏着她的小脸蛋,笑得宠溺,“但是小团子要跟爸爸一起合作,我们共同完成。”

    “嗯呐!”小团子兴奋的点点头。

    时间一点点流逝,拼图还没拼完,小团子就倒向了一旁,睡着了。

    容隐无奈失笑,俯身抱起她上楼。

    不一会儿,值夜的佣人们看到他又下来了。

    不免有些惊讶。

    “阁下,这么晚了,您还没休息吗?”

    “嗯,等会儿。”

    回到沙发上,容隐继续拼图。

    十分钟后,拼图完成。

    拼图组成的一家三口,令容隐微微失神。

    想到小团子醒来时,那慌张无助的模样,那是一种从心底涌出的恐惧,害怕被抛弃的恐惧。

    容隐心里五味杂陈的,苦涩得难受。

    第二天早上,小团子睁开眼,看到容隐在身边。

    她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小爪子拍了拍他的俊脸,软软糯糯的喊,“爸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