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张白皙的脸,缓缓抬了起来。

    本来精致的小脸,一边脸蛋高高肿起,使得整张的美感全都破坏殆尽。

    星纵一手捏着她的下巴,端详着她的脸,脸色阴沉得骇人,“谁打的?”

    南依轻声说,“我今天……去剧组演戏了。饰演一个小丫鬟,有被打的戏份。这都属于拍戏的正常范围,算不了什么的。”

    一句算不了什么的,令星纵厌恶的松开了手。

    他转身来到茶几前,俯身拿起烟和打火机,叼了一支在嘴里,低头点燃。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别有一番美感。

    南依揉了揉下巴,他的手劲很大,有些疼。

    “先生,你生气了吗?”

    她小心翼翼的来到他身后,仰着脑袋问。

    男人沉默的吞云吐雾,高大的背影,透着一股与生俱来高高在上的孤傲。

    这样的他,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

    南依怯懦的收回了手,咬着唇瓣,“先生,对不起。”

    “你很缺钱?”

    星纵转过身来,漆黑深邃的眼眸,紧迫盯着她。

    “我……”在他面前,她毫无底气,缓缓垂下脑袋,她颤声承认:“是。”

    她缺钱,很缺钱。

    缺到想拼命赚钱,买回一些尊严。

    男人冷哼一声,“你是在嫌弃我给你的钱不够?”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作为金主,他出手真的很大方。

    她的衣食住行,都是他包办的。

    无一不精致,无一不是奢侈品牌。

    最初,他给她雇了两个佣人伺候,她不习惯有人伺候自己,才辞掉了。

    还给她配了车和司机,满足她的日常出行。

    她还是学生,同学们都了解她的家庭情况,不想让大家知道她在出卖自己,所以,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一些便宜的快销品牌。

    他给她配的那辆黑色宾利,她从没使用过。

    衣柜里,每个季度都会有专人将新款送来,填充衣柜。

    鳄鱼皮的限量Hermès手袋,陈列柜里琳琅满目的摆放着,珠宝首饰更是数不胜数。

    抛开这层见不得光的关系不说,星纵是一个十分阔绰的金主。

    他年轻俊美,背景雄厚,放眼整个A国,能得罪他而全身而退的人,不多。

    能伺候他,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事。

    她已经很幸运了。

    如若她没有动心,她可以理所当然的享受这些出卖身体带来的荣华富贵,可她动了感情,这些附加的物质享受,就成了枷锁。

    守着自己那点自卑的小小情愫,她试图用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

    改变现状。

    更让他对自己……改观。

    星纵叼着烟,狭长的冷眸危险眯起,语气嘲讽,“给你的钱不用,非要去受人耳光赚那几个钱。南依,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傻。”

    南依突然笑了起来,“先生,你在关心我?”

    “你想多了。”

    南依笑意微敛,她低下脑袋,小声的说,“我就当先生是关心我了。”

    心里有些隐秘的甜蜜在滋长。

    她知道,他最终会属于一个门当户对,无论自身或是家世都十分优秀的女人。

    但至少现在……他是属于自己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