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依被打懵了,倒在地上,足足一分多钟,也没反应过来要站起身。

    导演喊cut,拿着剧本指着一旁的助理,“看什么,还不去扶一下!冰块敷脸,脸肿了上镜不好看!”

    助理反应过来,去扶起倒在地上的南依。

    三线女演员不好意思的甩了甩手,假惺惺的道歉,为自己开脱,“抱歉,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一点?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太入戏了,一时没注意控制力道。”

    南依知道,拍戏这些都是在所难免的。

    她接过冰块,敷着脸,“没关系。”

    “那就好,下一次我一定注意控制自己。”

    这一巴掌,力道极重。

    南依的脸已经肿起来了,敷了冰块也是如此,不见消肿。

    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拍下去了。

    啪!

    “cut!”

    啪!

    “cut!”

    …………

    寒冬的深夜,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了。

    黑色劳斯莱斯,在路上一路疾驰。

    应酬后,直接去了南依的公寓,星纵按下指纹密码,打开门。

    偌大的公寓,漆黑一片。

    打开灯,径自进了卧室。

    借着走廊倾泻而入的灯光,他看到了被子下那一团隆起。

    修长的手指,扯开领带,顺势解开衬衫纽扣。

    床垫一沉,南依猛然惊醒,刚要尖叫,男人灼热的吻,便落了下来。

    “唔……”

    熟悉的气息。

    是他。

    前一秒还惊恐的心,这一秒,已经心安了。

    纤细的双臂,抬起圈住他的脖子,青涩笨拙的回吻他。

    气温逐渐攀升。

    深夜,男人来找她,除了做之外,别无其他。

    她早已经习惯了,毕竟,这是她的责任和义务。

    早在自己选择将身体出卖给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场情~事结束,两人都浑身热汗淋漓。

    星纵抽身离开,进了浴室。

    不一会儿,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南依双臂撑在床上,艰难的坐起身,发软的双腿,几乎站立不稳。

    扶着墙,一点点的挪到客房,在客房的浴室里简单的给自己洗了一下。

    星纵没有留宿的习惯,只有偶尔喝醉了,才会在这住下,其余时候,都是做完就离开。

    南依用最快的速度清洗干净,便回到卧室,给他准备一套干净的换洗衣服。

    虽然他不在公寓住,但衣柜里,一直准备有他的衣服。

    星纵从浴室里出来,南依像个小媳妇一样,抱着他的衣服,走上前来,“先生,给。”

    她的声音温软甜美,十分悦耳。

    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更能激发男人潜藏在体内深处的兽性。

    “抬起头来。”

    男人低沉冷冽的声音,在头顶上空响起。

    南依脖子僵硬,始终不敢抬起头。

    她现在的脸,难看极了。

    她庆幸,刚才没有开灯,所以他没看到她的惨样。

    这么丑的自己,她不想让他看到……

    “南依,我让你抬起头来。”冰冷的声音,更低沉了。

    隐隐昭示着他的怒气。

    他不喜欢不听话的宠物。

    尤其是她。

    南依几不可闻的叹息一声,既然逃不掉,那就让他看看好了。

    但愿他不会嫌弃她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