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醒来,身边已经没了星纵的身影。

    南依怅然若失的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怔怔的发呆,他是让她不要进娱乐圈么?

    为什么……

    …………

    时光荏苒,转瞬间,便从指缝中溜走。

    公海上,几艘游艇在乘风破浪的前行。

    甲板上,一道纤细高挑的身姿,迎着海风,眺望着远方。

    今天天气不太好,前一秒还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下一秒,已经乌云压顶。

    带着气吞山河的磅礴之势席卷而来。

    海风开始呼啸,浪花开始翻涌。

    游艇在大海上,宛如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覆没的可能。

    “大小姐,台风马上就要来了,请您先回舱内!”

    黑衣人上前,极力规劝着她。

    星野收回目光,淡淡颔首。

    一年了。

    时光在她身上,沉淀而出的气韵和气势,如厚重的浓墨一般,深沉而绵长。

    回到舱内,星野此刻心情竟罕见的平静了下来。

    极端恶劣的天气,稍有不慎,便会丧命在这茫茫公海里。

    这次是她失算了,才会被追杀到公海上。

    就算雇佣兵没有得手,恐怕这恶劣的天气,也不会让她太好过。

    果真如她所想的那般,呼啸的海风,带着吞没一切的力量,将游艇掀翻。

    “大小姐!”

    “保护大小姐!”

    游艇覆没的前一秒,星野已经穿上救生衣,纵身一跃,跳入海里。

    海水浇灌入耳鼻,她费力的睁开眼,汹涌的海水带着神秘的力量,翻搅着,她那点微弱的力量,不足以抗衡。

    拼尽全力,浮出水面,迎头一个浪花拍来,将她拍进水里。

    反复几次,她全身的力量都快耗尽。

    她不能死……小团子还在等着她回家。

    她开始上幼儿园了呢,她说,要等妈咪回家,送她上学。

    她说,别的同学都有爸爸和妈咪送上学,只有她不是。

    她说,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小团子好想你。

    她说,妈咪你什么时候回家,爸爸跟别的阿姨一起吃饭,小团子不开心。

    容隐……你不是说最爱小团子么?竟敢让她不开心,我会生气的。

    对了,她不能死,她还要回去收拾容隐呢。

    说好了会好好照顾小团子,会爱她一辈子的,为什么要让她不开心?

    思绪如厚重的冰层,轰然塌下,压得她无力喘息。

    窒息……

    …………

    耳畔,尽是嘈杂的声音。

    人来人往,有人在交谈,有人在叹息。

    她眼皮沉重,浑身都在痛,痛着痛着,又失去了意识。

    “小姐,小姐?!您醒了?”一道激动的声音,响起。

    刚睁开眼的星野,还没适应刺目的白光,便又闭上了眼。

    过一会儿,再睁开眼,才发现,她身处病房里,刺鼻的消毒水味,将她团团包围。

    床畔,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女子,穿着护士服,一脸激动正双手合十,在感谢上帝。

    “我……”

    还没说话,便被一声推门声打断。

    医生收到消息,鱼贯而入,将病房围得水泄不通。

    “天啊!这真是个奇迹!”

    “我对她醒来,根本没抱期望,她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