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官凌一脚踹开卧室门,狠戾的盯着他:“你最好祈祷那个女人够干净!”

    从疯人院抓来的女人,真是够了!

    江川小心翼翼的问:“少爷,人是您上的,您没感觉么?”

    干净或是不干净,不好定论。

    但是熟练还是未经人事的生涩,应该能感觉到吧?

    未经人事的处|子,一定干净。

    “你在质疑我?”上官凌眸色一冷。

    江川忙不迭的否认:“我没有,少爷您误会了。我马上去查!”

    不耐的抬起长腿,一脚踹过去,“还不快滚!”

    奢华的浴室里,灯光璀璨。

    映照着那张精致的面容,愈发俊美逼人,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躺在按摩浴缸里,上官凌抬手扶额,回想起昨晚那一幕,不由得扯唇冷笑。

    敢暗算他,就要有受死的准备!

    闭上眼,脑袋往后仰。

    那滑腻如绸缎般的肌肤触感,女人娇|嫩|的身子,被撞得破碎的低吟……

    不可否认,那女人的滋味很棒。

    ……

    痛。

    全身撕裂般的痛。

    刺眼的光纤,强迫她睁开了眼。

    意识清醒,痛楚更甚,浑身像是被拆散了一般。

    苏芙难受的低吟了一声,刚抬起头,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逼仄、狭小的病房,空气中散发出污浊的霉味。

    一张不大的床,她的双手双脚,无一例外的都被紧紧捆绑住。

    脑袋重重落在枕头上,苏芙面如死灰。

    又回来了。

    精心策划的逃跑,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昨晚的一切,还在脑子里浮现,强烈的男性气息,粗暴的力道和姿势……

    该死的!

    最好别在让她见到那个无耻的男人!

    哐当——

    老旧铁门被推开。

    苏芙侧头看去,白大褂女人唇角带着阴冷的笑,站在门口。

    看清她手中拿着的瑞士军刀,苏芙瞳孔猛地紧缩。

    她想干什么?!

    白大褂女人来到床畔,用刀尖撩开她遮住半边脸颊的发丝。

    短短几秒,看到那可怖的一面,刀尖一颤。

    发丝重新落回了脸颊上。

    冰冷的刀尖,落在了她如花瓣般美好的唇上。

    白大褂女人嘴里啧啧有声:“看来你并不傻。”

    既然不傻,那就更留不得她了!

    苏芙闭上眼,等着那意料之中的刺痛来临。

    一秒。

    两秒。

    五秒……

    意料之中的刺痛还没来临,凌乱密集的脚步声纷至沓来。

    来人迅速包围了病房,鱼贯而入。

    白大褂女人接二连三的受到惊吓,听到动静,看到黑压压的一群黑衣人,顿时吓得手一抖。

    哐啷。

    瑞士军刀掉落在地。

    她恐惧的往后退,黑衣人一手掀开她,打量了一眼苏芙。

    确定是她无误后,手一挥:“带走!”

    苏芙错愕不已,黑衣人已经迅速解除她双手双脚的束缚,将她扛在肩上带走。

    这些人是谁?

    难道……是昨晚那个男人派来的?

    容不得苏芙多想,她再一次被粗暴的塞上车,脑袋猛地一磕——

    一阵天旋地转,她双眼一闭,晕了。

    再一次醒来,耳边有细细碎碎的说话声。

    声音很小,她听不真切。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