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以宾利为首的豪华车队,车灯划破了郊区的黑暗。

    林肯房车内,江川急得额角冒汗,不时的看向身旁气场强大的男人。

    “少爷,女人马上就送到,您撑住!”

    靠在椅背上的男人,如上帝之手精雕细琢的面容,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的精致。

    此时,他俊美逼人的面容上,染上了一丝氤氲的绯红,狭长深邃的眼眸,泛起了迷离潋滟的光芒。

    绯红的薄唇,微张着,喘着粗重的气息,性感得一塌糊涂。

    黑色衬衫,领口大开,露出大片肌理分明的胸膛。

    起伏过快的胸膛,昭示着他体内的药性,已经达到了巅峰。

    “江川!”上官凌低沉隐忍的嗓音,在车厢内响起。

    江川心猛地一跳,“少爷,撑住!人马上就到了!”

    保镖还没把干净的女人送来,不远处一道踉踉跄跄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在车外警戒的保镖,齐刷刷举起了手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不远处的人影。

    近了。

    更近了。

    苏芙踉踉跄跄的在杂草丛中跑着,她不敢回头,不敢停下脚步。

    突然,一个冷面的男人,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她眼前。

    “啊……”

    江川激动道:“太好了,这有女人!”

    苏芙还没来得及挣扎,人就被江川押着,塞上了一旁的林肯房车。

    黑。

    触目所及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空气中弥漫着强烈的男性气息,带着掠夺的攻击性。

    苏芙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手腕一紧,身子被一股力道扯去。

    嘭!

    脑袋撞进了一具坚硬的胸膛,就在头晕目眩的一瞬间。

    撕拉——

    衣料碎裂。

    上官凌感觉体内有一股狂奔乱撞的邪|火,叫嚣着寻找突破口。

    一股异样的清香出现,他再难克制。

    车厢内,气氛燃爆。

    暗谷欠浮动。

    苏芙感觉自己在生死之间来回徘徊,身子被折成各种难堪的姿势。

    撕裂般的痛楚,清晰的席卷她的感官。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她的身子一轻,再重重落到地上。

    磕上眼帘,意识全无。

    ……

    豪华车队,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狂龙。

    在公路上急速行使,直奔机场。

    停机坪上,私人飞机已经在等候待命。

    上官凌一身戾气,在保镖的簇拥下,登上飞机。

    帝都。

    气势磅礴的巴洛克古堡,坐享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

    依山傍水,绿植花卉,假山瀑布。

    奢靡中暗藏内敛低调,处处彰显着帝王般的尊享。

    车队开进古堡,以身着燕尾服的管家为首,众佣人和园丁,排列站立。

    林肯稳稳停下。

    管家上前,恭敬拉开车门,恭声道:“欢迎少爷回家!”

    佣人和家丁,整齐划一的躬身问好:“欢迎少爷回家!”

    上官凌迈着长腿,目不斜视的踏进室内。

    金碧辉煌的古堡内,佣人井然有序的忙碌着,她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伺候好少爷。

    上官凌直奔卧室,江川跟在他身后,一脸难色。

    “少爷,当时的情况紧急,为了您好,我只能让那个女人伺候您了。”
目录 下一页